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a娱乐怎么样

时间:2019-12-08 19:32:31 作者:皇冠开户是真的吗 浏览量:48107

a娱乐怎么样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见图

a娱乐怎么样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a娱乐怎么样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4.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a娱乐怎么样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网上注册赌博送钱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老国际九乐娱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易酷棋牌游戏中心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cmd368娱乐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搏彩技巧大全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相关资讯
赌霸2011博彩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十大真人娱乐平台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澳门高尔夫赌场网址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开户充值1元送

编者按:春节期间,笔者回到自己的南方老家。老家附近的不少的农村里面仍旧有许多迷信的色彩和风俗,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的名仍有许多的见证。本文是笔者在老家走访时听闻的一个乡里乡亲的真实见证,分享出来,盼望读者在阅读中也看到上帝的大能不能被环境所限止。“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生命在这里。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你若想要得到它,在耶稣基督里。......”

走近眼前这扇雕着古典楼空花纹的窗户下时,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清晰歌声。一首赞美诗,将一户普通农家对神的敬拜与感恩全然道尽。

小Z说,以前从这家里传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赞美诗、读经祷告的声音,而是弥漫在空气里长久不散的焚香的味道、药味,或者是久日不进阳光的潮湿味。这种浓烈的气味,即便只是从窗沿下走过都能清楚闻到。

从古怪的病症到几乎被完全医治;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到神志恢复正常……这户姓赵的人家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医治女儿的怪病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各样的痛苦、折磨,拜大神跳大仙没少折腾,只要能想得到、找得着的办法几乎都用了一遍,但那病如同附骨的膏药一样贴在女儿的身上,怎么都撕不下来。直到前年这家人开始信仰基督后,用同村人的话来说:“真是神显灵了!那病居然慢慢就好了。”

“现在这一片村子里都知道她家的事,有人传福音就举她家的例子。听上去真的很神奇……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小Z说,“很多人都认识她家,知道她家女儿的病,过去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完全治好),但现在已经好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见证故事呢?小Z向笔者娓娓道来:

从坟山回来后 无心的举动带来一系列厄运

4年前的赵思如(为保护受访者,此为化名)正值初三。为了能够顺利过关考上好的高中,赵思如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习上。看着女儿起早贪黑的读书,赵妈妈欣慰的同时又担心大强度的学习会压垮女儿的身体,便趁着周末一家人都去下田干农活的时候,叫上女儿一起去田地里走走,散散心。

赵思如家的田离住的地方约有一里地的路程,在赵家村河堤的另一边。这河堤既是字面意思上的堤坝,又是当地的“坟山”,它绵延不绝连接着附近的好几个村庄,上面葬满了村庄里逝去的先人。

在农村,还未曾施行“火葬”之前,但凡家里去了个人就都葬在这河堤上。虽然远远看去堤上布满了“小山包”,但由于两边都是田地,每天在这河堤上来往农作的人都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个河堤上会发生点什么。

赵思如虽然出生在邻近的村庄里,但却不常常过来河堤,这次因着妈妈的提议她便跟着到了田地,一边帮忙干农活一边背诵课文。傍晚休息时分,赵妈妈让女儿先去堤上休息。赵思如爬上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坐了不到两分钟又站起来,看着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山包,觉得很是有趣,便从这个山包上跳到那个山包上,又从那个山包上跳到下一个山包上玩耍。等赵妈妈拎着农具上来叫她一起回家时,赵思如已经来来回回将就近的好些个山包都跳了一遍。

小孩子稚嫩的举动赵妈妈未曾放在心上,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谁不想,这一回去,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这个家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夜,赵思如就发起了高烧,一张脸被涨得通红,无论旁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叫醒都很困难。两个大人以为是孩子着凉感冒才引起了发烧,连夜将她背着带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当即给打了一针,又挂了三瓶水。凌晨的时候,赵思如的烧退了,人也清醒过来。守了一整夜的赵爸爸大喜过望,才刚问了女儿几句“身体感觉如何”,就发现了不对劲。

醒来后的女儿口齿不清,别说是利索地讲话,就连喊“爸爸”都好像是卷着舌头从牙缝底下挤出来的。除此之外,女儿还有些犯糊涂,跟她说什么都心不在焉,再问多了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赵爸爸心想“难道是发高烧把女儿脑子给烧坏了?”叫来医生查看,医生也不明所以,只说是让转到县城的大医院照个片看看。

一家人只好将女儿带到县城的医院给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女儿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家人发现,赵思如的思绪逐渐恢复,说话也清晰了,就跟生病之前一模一样。家里长辈就寻思着,可能是“高烧后遗症”,年轻人身体机能好恢复快,回家给补补,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思如又回到了家里。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赵思如的表现都如同日常,没有任何的异样,渐渐这件事就被父母给遗忘了。直至两个月后,赵思如再一次“犯病”,家人才开始惊慌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赵爸爸和赵妈妈都带着女儿辗转在各大医院,想要将她时不时的“犯病”给根治了,然而药物的治疗只能起到一段时间的抑制,一旦停药或者同一种药用久之后,病就会再犯。

短短一年的时间,赵思如因这病已尝试过各样不同的药剂,学习也因此一度下滑。更可怕的是,赵思如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发病、治病;治病、发病”的不断循环下,她的发病开始变得如同癫狂了一般,严重时会张牙舞爪地往外跑,谁上前拉她就咬谁;轻微时就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话也说不清楚。并且,犯病时的赵思如常常是蓬头垢面,双眼泛红,不是极具攻击性就是神志不清,因此村庄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背地里悄悄喊她“女鬼”。

看着本是青春年华应该享受年轻美好的女儿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还要受尽来自邻居、朋友和其他人饱含惧怕、惊奇、探索的眼神,赵妈妈日日以泪洗面,一方面到处托人寻求医治之法,一方面又深感绝望,觉得这个家似乎就要这样完了。

请神婆请神仙 忙忙碌碌却依然病魔缠身

村里有年纪大的人看着赵思如这病,就说:“是不是冲撞了神仙?请懂的人来给看看。”又有人给他们举例,说哪个村里哪户人家也是冲撞了神仙,变得奇奇怪怪的。后来那家人在家里供奉了神仙的牌位后,没过多久就好了。见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有模有样,赵妈妈心动了,便托人去其它村子请了一位神婆来,让她“做个法”,请“神仙下来问问,是不是赵思如冲撞了他”。

神婆很快请来了,坛也开了,神婆神神叨叨了许久,在赵思如的身上这儿看看、那儿拍拍,画了几张符烧掉后将灰洒在赵思如睡的床底下;还将她穿旧的拖鞋让赵妈妈拿出去烧了,说是那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又让取了一些大米沿着房间洒,还要关上窗以免脏物再次跑进来……如此这般弄了一下午,最后才说,虽说小孩不懂事,但冲撞了神仙神仙也是会生气的。神婆给了赵家一张纸,上面写着被冲撞的神仙的名字,让赵家的人照着名字去打一块牌位供奉在大厅墙上三分之一的地方,牌位前面要点香,香火不能灭,下面还要摆放供品。

刻着神仙名字的牌位被正式供奉在了赵思如的家里。自从“神仙”进了门,赵思如的病似乎是有了一些好转,相较起以前时而癫狂时而模糊的状态,现今的她更多的都是处在模糊之中,癫狂越来越少。

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爸爸和赵妈妈,因此两人对“供奉”神仙更是尽心尽力,丝毫不敢马虎。

从表面来看,赵思如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比起以前她的状态平静了很多,没有疯狂地往外跑了。但她依然还有浑浑噩噩的时候,且这种时候比她之前发病时的时间逐渐久了很多。例如此前她两个月才发病一次,一次三到五天就好了;现在却一个多月就发病一次,有时迷迷糊糊十多天才清醒。

赵思如在清醒的时候,跟正常人毫无区别,她记得每一次自己“犯病”时的经过,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犯病。就好像有人在前面拽着她,在后面推着她,让她看不清楚世界,心里莫名的狂躁,想要发泄。而当她犯迷糊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一丝意识,也勉强能认出人来,但是她说不清楚,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女儿虽然不癫狂了,但却变得更加浑浑噩噩,这种病情的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赵妈妈也说不上来,但总归不能让女儿一直这么病着,几年来家里为此花了多少钱不说,光是每次犯病都要将孩子从学校里接回来这一点,对大人孩子来说都是一种重担。尤其是中考后孩子为了更好的养病,原本考上的好学校因距离太远而没去,选择了就近的高中。每次想到这些时,赵妈妈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过。

为了能让女儿彻底好起来,年关之前赵妈妈再度拜访了神婆家,请求神婆的帮助。神婆先是嘱咐赵妈妈以后不要再给赵思如吃医生所开的药,因为这些都“不对症”,她会在年后亲自为赵思如配一方药,保管“药到病除”。

得到了神婆的保证,赵妈妈放心地回家了。

魔鬼只敬畏独一的真神 祷告带来灵魂的健康

紧接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赵思如那位在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堂弟回来——他早年在外就听说过堂姐的病情,但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此次回来时没几天,恰好撞见堂姐发病。他看着还在跟他说话的赵思如瞬间变得意识模糊,整个人站起来摇摇晃晃就往外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仿佛游魂一样磕磕绊绊前进。

堂弟一直跟在赵思如的后面暗暗观察,他没有出声拦阻,而是一边默默跟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看着这样的堂姐,堂弟心里想:“这是被鬼附了吧?圣经里面也有耶稣赶鬼的记载。如果不奉主的名这类鬼是赶不出去的。”原来这位堂弟外出打工的几年,由朋友介绍进了教会,受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他心里猜想堂姐是被鬼附了,有心想用祷告来替堂姐赶鬼,但又自觉信心不足,便等堂姐清醒时与她传福音,建议她周末一同去当地教会看看,让教会的长老来帮忙祷告。多年来已经尝过无数办法的赵思如一口便答应了堂弟的请求。然而真等到周末堂弟带着赵思如一家人去教会时,几个人刚到教会门口,赵思如却死活也不肯进去了。

别无他法之下,堂弟只好自己去了一趟教会,找到里面的牧师向他诉说了堂姐的情况,请求他能够组织教会的人给堂姐祷告和传福音,也请求牧师或者长老能够有时间定期过去给堂姐祷告。

教会在得知赵思如的情况后,为她成立了专门的祷告小组,几个年长的小组成员自发地表示要每周定期去赵思如家里给她进行祷告。第一次上门时,赵妈妈还有些怀疑:“吃药都吃不好,光祷告就能好了?”有一位老姐妹笑着说:“肯定要祷告加上吃药才能好。”又说:“你连神婆都请了,但也没完全好。我们祷告是请真正的神亲自来帮助思如,这等级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听老姐妹这么说,赵妈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让教会的人进门了。当然,这并不像圣经里记载着,“耶稣一祷告,鬼就从那女人身上出去了”。赵思如并没有因为一次的祷告就马上好了,而是有教会小组成员对她进行了每周一次的持续祷告。并且,这位老姐妹因为住在邻近的村庄还常常过来看望赵思如,并劝诫赵妈妈不要再在家里供奉“神仙”牌位,要将封闭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起初赵妈妈死活也不肯将“神仙”牌位拿走,老姐妹就招呼了其他来祷告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劝说赵妈妈,又劝说赵思如,让她给母亲做做思想工作,说“神仙镇家宅,越镇越不安”。赵思如自感多次祷告后越来越通畅,便也加入了劝说行列。终于有一天,赵妈妈“不堪其扰”,将“神仙”牌位请出了家门。

第一步达成后,老姐妹开始邀请赵思如去教会,她诚恳地表示,光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教会属灵气氛更好,要常常去那里,这样一切的撒旦魔鬼就都要逃走了。在老姐妹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赵思如也答应了每周末都去教会,看看教会的人都在那里做什么。结果这一踏进去,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笔者后记:

赵思如信仰至今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对她而言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是过去的两年竟一次病也没有再犯过;短暂的是这么晚才认识到神。当然,赵思如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撞了什么,但她相信神已经赶走了这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

现在方圆百里每每有人拿她的经历说点什么时,她都会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神医治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思如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单自己信,也带着父母一起信。如今,除去正常礼拜聚会的时间外,赵思如还在教会参与了诗班和团契小组的事奉。

小Z说,赵思如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教会、学校和社会,那段灰暗的回忆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看着现在青春阳光的赵思如,完全想象不到几年前在她的生命里经历过什么。这种改变在人看来真是奇妙且具有能力,但这能力并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这位神,人敬畏他,魔鬼惧怕他,投靠他的就有福了。

最后,笔者和小Z从赵思如家门口离开时,还能听见门里传来的悠扬的赞美诗歌,“这是天父世界,我心满有安宁,树木花草,苍天碧海,述说天父全能……”

....

热门资讯